守护救护 人道无罪 拘捕施暴 可耻可悲

守护救护 人道无罪 拘捕施暴 可耻可悲

 

「守护孩子行动」一名30多岁的成员,上周六晚在元朗凤攸北街被捕后,怀疑被多名警员带到后巷殴打。网上片 段看到,成员被按在地上后,疑似被警员用脚踢,多名警员以强光照 射拍摄者镜头,拍摄者不断大叫,「警察唔好打人」,有份组织「 守护孩子行动」的好邻舍北区教会堂主任陈凯兴当时在场, 他形容事件是5年前「七警事件」的「翻版」。

他指事发时「守护孩子行动」成员陈伯与被捕的男成员,目击一名年轻人被警员拘捕,他们上前了解事件,有警员推倒陈伯和在场记者,男成员就事件与警员发生口角期间,两人都被拉到后巷,其后陈伯获释,陈凯兴表示,当时曾有尝试了解情况,但被警方的人墙阻挡,自己亦身中胡椒喷雾。警方周一澄清指控不实, 网上片段未能完全反映实况。

 「守护孩子行动」成员是否如报道指被警员制服和拘捕,事实仍待澄清,但种种迹象显示,事件有一定的可信性。近几个星期,警方不但对付示威者和激进人士使用的武力不断升级,亦明显针对在冲突现场其他人士,包括义务医护人士、社工、教会人士及记者,对付方式亦由过往纯粹阻挠,至近日出现的拘捕,甚至施暴情况,对记者直接喷射胡椒喷雾个案亦有所增加。警方的目 的十分明显,是要驱散在场进行人道救护、关怀未成年人士及进行採 访的记者;从警方近来行动来看,警员似乎已不作区分, 无差别驱赶和使用武力。

警方一直以来对所有用武驱赶、拘捕的解释,往往只是一句,「 行动需要」,对进行救护伤者、保护儿童的义务人员、 採访拍摄记者动粗,往往搬出另一句,「难以区分」; 警方不断散播有「假记者」、「假记者証」的说法, 但从未提供确实証据,香港记者协会(作者为现任主席) 收到的唯一个案,証件涉及亲中报章,已向警方靠报案, 调查进展未明。

警方在记者会上提到有「假医护」个案,曾拘查3人,2人随身 物件内发现有镭射笔,指物件为攻击性武器,但没交代2人有否在冲 突现场使用镭射笔,另外一人没有携带身份証,伯但没交代身份証与 「假扮医护」身份关係。从「守护孩子行动」的陈凯兴所交代元朗的 个案,只涉及社工向警员查问拉人个案,现场人士询问也属「 阻差办公」?记者採访也属「妨碍警方行动」? 

反送中示威抗议触发的严重警民冲突,源头是政治问题,特首林郑月娥拒绝处理政府矛盾,寻找政治解决方法, 令冲突持续和恶化,暴力冲突升级,出现受伤情况普遍,不少个案伤 势严重;不少参与者属年轻,在冲突现场有专业医护、社工专业人士、教会义工,提供即时协助,彰显社会人道关爱精神, 有何不妥?

警方在未有确实証据下,声称有「假」冒义工,「假记者」, 不但抹黑有关专业,当作敌人,一道「止暴制乱」令下,把医护、 社工、教师、记者等等都当作敌人,用武过度,「打」得眼红,看不 见人道关爱、传媒监察等社会核心价值的重要性,可耻亦可悲。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