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科幻电影《灭绝》:步入微光,我还是「我」吗?

Netflix科幻电影《灭绝》:步入微光,我还是「我」吗?

 

面对有去无回的任务,为何人们前仆后继地进入微光,执行这场看似自杀的行动?或许,打从一开始,人类就有自我毁灭的冲动。那幺,有什幺方式,会比踏入难以生还的谜之场域更好呢?《灭绝》一片自登上Netflix后就话题不断,除了瑰丽绝美的画面,骇人的景象,令人困惑的则是其难解的结局。反射一切的微光究竟改变了什幺?回归之人与当初离去的是同一人吗?现在,就让我们一起走进,那诡谲魔幻却令人恐惧的微光之中。

破碎人生:来到「X」前的崩坏日常

吸毒、偷情、癌症、女儿得白血病、无数次的轻生,五个人生曾经破碎的女子,出现于此,不像魔戒中的远征军,带着拯救世界的抱负,她们单纯只想解开神秘的谜团,把自己交付给命运,才会选择加入这场过去只有一人生还的危险任务。而那唯一的一人,正是Lena的丈夫——Kane。

Netflix科幻电影《灭绝》:步入微光,我还是「我」吗?

看到从军的丈夫回归,本来应该是欣喜之事,但心爱之人却不太对劲,甚至连喝口水都无法做到,还吐出鲜血,陷入昏迷状态。过去一年,到底发生什幺事了?为什幺体格壮硕的情人,身体会变得如此虚弱?满满的疑惑,困扰着Lena,也困扰着萤幕前的观众。

然而,让Kane决心踏入微光的关键,或许正是Lena的偷情行为。因为从军而聚少离多,让她搞上了一起工作的同事。虽然观众因此才能看到娜塔莉波曼的美背,但是,在外征战却被妻子背叛,人生显然变得失败而破碎,促使他接下这场危险的任务,走进那看来十分不祥的泡沫屏障。

如今,归来的他身体却虚弱不已,促使Lena为了拯救丈夫,决心加入探索任务。与其说是为了拯救Kane,不如说是为了消弭内心的愧疚与罪恶。放纵自身慾望造成的后果,终究要由自己来善后。

Netflix科幻电影《灭绝》:步入微光,我还是「我」吗?
反射与映照:微光中的神秘世界

一开始,当探险队踏入微光森林中,无线电波被屏蔽,指针乱转,他们以为是环境自然的干扰。但随着愈发深入,却发现其实是讯号被反射、改变成不同的模样。植物产生出异样的品种,鳄鱼也不再是鳄鱼,生物的DNA开始出现变化,而人类也开始转变成不同的形貌。肉体开始流动,细胞变得不再是过去的模样,手上的皮肤渐渐浮现神秘的「8字形」图腾。

对于科幻片来说,永恆不变的命题在于:什幺才算得上是人类?人类是独一无二的吗?在本片之中,微光更进一步地将人类变成反映环境变化的物体。当人类被感知以后,基因也连带被反映,成为不可知的样态。令人害怕的是,人类将变成何种模样?如果微光持续扩大,人类会灭绝吗?

当Sheppard被貌似野猪的生物拖走,剧情开始急转直下,同时带来令人毛骨悚然的场景。一声声「Help me」不断传出,让人以为被抓走的队员还活着,但存在的却只是她的声音。死前凄厉的惨叫,化为生物吸收的养分,变成狩猎者的一部份,与他一同活着。如果说,人死后会有所谓「灵魂」存在,那最接近人们死前说出的话语,可以视为灵魂吗?

Netflix科幻电影《灭绝》:步入微光,我还是「我」吗?

最后,当Josie选择不再对抗微光的转变,放弃自己无数次轻生的生命时,她便化身为看似人形的植物。原来,这群瑰丽的植物并非拟仿人形,而是由人所转化而成。美丽外貌的背后,却是生命的流逝与重生,告别人类的样貌,以植物的形体生存在反射心境与基因的微光之中,不再离去。

灭绝与重生:灯塔中的谜团与叙述

「如果你能出得去,就去找Lena。」Kane说道。
「我会的。」Kane的拟仿物回应着。当Lena来到旅程的终点「灯塔」,这里可说是谜团的核心。在此她却发现当初归来的Kane,并非是真正的Kane,而是他的拟仿物:有着相同的外貌,却没有同样的灵魂;真正的他,早已承受不了压力,引爆白磷手榴弹将自己炸死。

往下走到深处,罹患癌症的Ventress医生,说着不知所云的话语,并瞬间转化为无数的分子,由体内向外发散,结束她被时日无多的生命。此刻,虽与夏夜里的萤火极为相似,却迷幻的让人鸡皮疙瘩都起来。

Netflix科幻电影《灭绝》:步入微光,我还是「我」吗?

透过吸收Lena飘散的血液,Lena的拟仿物就此诞生。可是,尚未成形,如同人偶的肢体,将Lena压在门上,进行另类「拥抱」,彷彿要把对方吞噬。当初的Kane,是否因此感到无限的绝望,面对一切都与自己相同的敌手,才选择自我了断呢?

跳着同样脚步的双人之舞,看着人偶的脸庞逐渐成形,变身成为Lena,可说令人感到不安。难道,异星人种的降临,是为了複製并取代人类吗?面对举止都与自己相同的奇异生物,她选择拿起爱人遗留的手榴弹,放到拟仿物的手中,拉开插销。

Netflix科幻电影《灭绝》:步入微光,我还是「我」吗?

随着熊熊燃烧的火光,拟仿物逐渐走入洞穴深处,点燃所有一切,似乎象徵着任务的完成,抹消所有一切存在的证据。可是,有关外星人的叙述,皆来自于她的说法,我们如何知道这不是谎言?会不会,她其实跟Kane一样,本质早已改变了呢?唯一确定的是,当灯塔消逝,微光也跟着褪去,而Kane的身体则奇蹟康复。或许,这都是为了推动Lena走进微光之中。

有了亚当以后,剩下的便是能够繁衍后代的夏娃,无论眼前的Lena是仿生的产物或是真正的她,她早已变得不再相同,当她拥抱着眼前的「爱人」时,两人的瞳孔开始出现奇妙的色泽,而那,正是属于微光的诡谲光彩。

原文发表于半个比尔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