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乐死获刑争议中,教会忽视推广临终关怀

安乐死获刑争议中,教会忽视推广临终关怀

 

安乐死获刑争议中,教会忽视推广临终关怀〔网上图片〕

日前武汉一老汉助患癌老伴沉江自杀获刑,加上有新成立的协会推动「尊严死」,国内社会再次掀起对安乐死的关注。有教友认为教会对安乐死立场不会变动,与其参与争论,倒不如推广对垂死病人的临终关怀。

该名老汉自身有三级伤残,平时生活起居由妻子照料。今年三月妻子被诊断为癌症晚期,由于疼痛难忍但求「速死」,于是老汉带妻子到江边沉江溺亡。近日,武汉市地区法院裁定老人故意杀人罪名成立,判处有期徒刑四年。

近年来国内多例助人安乐死获刑的案件,如一一年广州一男子购农药助母安乐死被判缓刑三年;江西农民助好友安乐死被判刑两年;去年湖北女子买老鼠药帮瘫痪弟弟安乐死被判刑三年;重庆男子不忍母亲受折磨助其安乐死被判刑三年。法院在判决上多认为主观上非间接故意,不过仍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

与此同时,今年六月,生前遗嘱推广协会在北京成立,旨在通过推广使用生前预立遗嘱,倡导「尊严死」,即尊重患者意愿或观念,不再做延命医疗措施,停止治疗任其自然死亡。

虽然武汉案例的主审法官丁新红强调,该案跟「安乐死」无关,但事件却再次引起社会对安乐死的讨论。

教外人朱小姐说,人应该有自由选择死亡的权利,安乐死应该合法化,这是人道精神。「不尊重当事人的安乐死意愿,是对生命的残酷折磨。」

教友刘玛达肋纳也认为,老人的要求和做法可以理解。她回忆十多年前看到亲人身患绝症极大痛苦死去的往事,心酸不已。她对天亚社说,生不如死的疼痛远比自杀难受,亲人曾设法自杀。她说:「教会一味反对安乐死,这不是站在病人角度去想,病人的要求是减轻病痛,我觉得可以接受。」

中国仍未启动安乐死立法,有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成员建议在部分城市试点实行。

然而,一些专家认为当前中国尚不具备实施安乐死的条件,一旦合法化可能会演变成「以法律之名,行杀人之实」的恶果,导致公民生命「被安乐死」,如病人疼痛难忍易作出错误判断,又或不愿或无能力赡养老人的子女,可能利用安乐死杀害亲人。

在教会内,《天主教教理》明确指出:「直接的安乐死,不论有何动机或用任何方法,是结束残障者、患病者或濒死者的生命。安乐死在伦理上是不能接受的(No. 2277)。」

虽然许多大陆教友表示在教会内很少听到教会对此类伦理话题的立场,但大多认同安乐死等于自杀,不能接受,并且希望神长们在允许条件下在教内外传达教会的社会训导。

教友金保禄说:「生命属于天主,应尽力挽救,以任何理由去结束生命,都会使生命的尊严不复存在。」他认为,国内有些人鼓吹要活得有质量,这种说法实则是对生命的不尊重。为维护生命的尊严和人权,教会应该争取话语权。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教友指出:「很多主教、神父是不同层级的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和人大代表,必要时为正义发声应该还是有机会的。问题是做与不做。」

然而,教友彭若瑟对天亚社说,国内神职人员受现实所限,难有机会向外界传播教会的社会训导。既然教会对安乐死的立场不会改变,与其参与社会争论,倒不如积极投身为垂死病人提供临终关怀的服务,彰显教会怜悯之心。

年约卅岁的叶若望也注意到,很多堂区有炼灵会为亡者祈祷,但却鲜有团体关注重病患者。他说:「很多病人都很痛苦,有机会应组织关爱团体,多些照顾和辅导他们,陪伴他们度过生命末刻。」

天津教区杨小斌神父二零一一年曾撰文指出:「在牧灵工作中,我发现许多垂暮者凄惨无助,临死前无人照顾。在现实生活中,许多独居老人灵性得不到有效关怀,信主一辈子,临死时却无人提醒照顾,状况可怜。」

他说:「如何在堂区组织『临终关怀』团体,让每位信主的人,在临终时有人陪伴,而不是孤苦伶仃,尽量避免他们在生命的末刻,因为失望而丢掉对永生的盼望,应该是所有牧人在牧职工作中所关注的问题。」

上一篇: 下一篇: